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狗柯】Feelings for Motherland

本文又名, A Streetcar Named AlphaGo

 

 

北京时间上午9点,已经在稻香村门口站了半个小时的棋士十分后悔,这份后悔之情和之前碰到相同情况的每一次一样猝不及防,令人心惊。

 

为什么我明知道北京交通回天乏术还非要在床上多躺一下呢?棋士不禁这样问道。

 

为什么拦不到出租车滴滴打车也没有人接单呢?看着眼前每一辆坐着人的出租车和私家车的棋士再次问道。

 

回家的高铁10点50出发,赶不赶得上是一个大问题,心里很气的棋士气势很足的打开了原本准备带回家的糕点,随便拿了个驴打滚,杀气腾腾地啃了一大口。正在他嘴角掉粉的时候,一辆十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银色奔驰S级轿车突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车蹭到了他面前,以为自己挡了路的棋士还往后退了两步,结果副驾驶的车窗却降了下来。

 

棋士确定自己没喝酒,早晨起来也只吃了包子和豆浆,眼镜也好好地戴在眼睛上,驴打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是普通的豆沙馅。

 

所以为什么我看到了一个一身燕尾服西装裤戴着礼帽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上,最可怕的是对方还戴着大大的墨镜和口罩?

 

而且明明是夏天为什么要戴手套,还是白色的手套?

 

“要去,北京南站,是吗?”可疑的男人这样问,听声音好像年纪不算大,虽然断句有点奇怪。

 

棋士语带犹豫:“是倒是,但是。。。。。。”

 

驾驶员先生指了指卡在支架上的手机:“不是你通过滴滴打车叫的车吗?”

 

棋士从屁股兜里拿出了手机,看见上面写着的“黄师傅,车牌号京A1717D”感觉放下了一点心,虽然原本应该是司机照片的位置是一个白底黑字的“D”的部分还是相当可疑。

 

但是谁会开着梅赛德斯干坏事呢?棋士这样安慰自己,想了想还是上了车。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棋士认真打量着这辆车,决定还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那个啥,你怎么穿成这样?”

 

这位黄师傅的车技似乎不错,虽然因为堵车走走停停却并不颠簸:“博士说这样穿既正常又不用露脸。”顿了一会儿黄师傅又说,“包含交通拥堵时间在内,预计还有1小时10分钟到达。”

 

终于不用担心迟到的棋士把一袋两盒的稻香村搁到了车后座:“为什么不能露脸?”

 

“博士说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

 

“请问这个博士。。。。。。”棋士下意识歪了歪头,“是谁?”

 

“博士是我的父亲,这是博士的车。”

 

叫自己的父亲博士很奇怪,父亲让自己的儿子穿得如此正式很奇怪,穿得这么正式不能露脸还要坚持开车就更奇怪了。不过脑回路稍微奇特的棋士忽然想到有人在网上问的为什么正式比赛的时候要穿正式服装的问题,所以正式服装怎么了!帅得很!

 

等会儿,这个师傅姓黄,那他爸也姓黄?黄博士?

 

这个名字相当噩梦,连听到相同名字都觉得虎躯一震的棋士决定刷会儿手机冷静一下。

 

他习惯性地点开朋友圈,正在休假期间的朋友们都在过着吃喝玩乐或者认真下棋的日子,倒是一个远方表妹发了一条“啊啊啊啊啊啊萌死我了快到姐姐怀里来”外加五个感叹号的朋友圈,下面是四张熊猫宝宝在地上和桌子上滚来滚去的动图,定位是四川熊猫基地。

 

一向对可爱的糯米团子十分中意的棋士捧着手机点了个十分真心实意的赞,并在脑中模拟了一下把团子搂在怀里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天堂吗?

 

“那是翻滚的动物幼崽?”

 

被突然出声的司机先生吓了一跳的棋士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惊吓:“这是熊猫幼崽!”他看了看正目视前方的黄师傅,“多可爱啊!”

 

黄师傅好像没有被他的澎湃情愫感染,声音和奔驰一样平稳:“我只看过熊猫的图片,知道大概样子。”

 

“你不是中国人?”棋士十分惊讶。

 

坐在驾驶座的人停顿了一秒才回答:“你怎么知道?”

 

棋士一脸理所当然道:“中国人提到熊猫的时候,尤其是年轻人,看过的人肯定会说自己在哪里看过,没看过的人肯定也会说很可爱很想看啊,你这反应明显不对嘛。”

 

“难道没有例外吗?”

 

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棋士稍微意外了一下:“一般中国人都是这样的吧。”他又问,“那你是哪国人?为什么要到北京来啊?北京空气质量又不好。”

 

黄师傅这次反应的时间更长了,好像在犹豫什么:“博士不是中国人,来北京参加一个活动,北京今天的空气指数是63,空气质量是良。”

 

吐槽空气质量已经是棋院日常的棋士十分不屑这个良:“一年能有几个良啊,也就今天下了点雨,冬天的时候都伸手不见五指好吗?故都的霾有多醇厚你是不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北京?或者离开中国?比如英国之类的发达国家?”

 

棋士呆滞了:“因为棋院在这里啊,虽然有的时候会到日本韩国去。”觉得这个外国人脑回路很奇怪的棋士甚至没发现自己说了“棋院”这个很指向身份的词。

 

“但是这里的空气质量对人类的身体健康并不有利。出行时最好带上口罩,家中最好安装空气净化器。”黄师傅突然转换了话题,“听音乐或者听广播吗?”

 

担心这个奇葩外国人的音乐喜好辣耳朵的棋士决定选择广播。

 

一只带着白手套并且十分修长的手伸了过来,点了一下广播键,棋士在心里给这只手点了个赞,心想这手都快赶上我了。

 

广播里正播出最新新闻:“。。。。。。谷歌Humanlike团队于智能仿生机器人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负责人称该项技术‘具有革命意义’,‘前所未有’,并称愿与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展开友好合作,该团队将于明日前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机器人实验室进行交流。。。。。。”

 

棋士不禁感叹道:“谷歌越来越可怕了。”

 

司机师傅回答的很快:“可怕?为什么?”

 

“我以前曾经和谷歌研发的一个程序交流过,对方简直太厉害了,我尽了全力还是全输了。”棋士露出了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太可怕了。现在他们又搞什么智能机器人,机器人要是占领地球了怎么办?”

 

“这是不可能的,机器人不被允许伤害人类。”

 

“科幻小说里可不是这么写的!”

 

“。。。。。。但是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进展也十分迅速,已在世界前列。”

 

“是嘛?”棋士好像开心了点,“确实,都神舟天宫十几号了。”

 

“不觉得可怕吗?”司机先生这样问道。

 

“emmmm.......”

 

黄师傅又问:“你对仿真人机器人十分排斥?”

 

棋士想了想:“谈不上排不排斥吧,因为我也没有真正见过。如果那么像人的话也许可以放一个在家里聊聊天?哎,还是算了,那我不是越来越宅了?”

 

正说到这里,司机师傅停下了车:“北京南站到了。”停了一会儿又说,“和你聊天很愉快,柯洁,期待下次见面。”

 

棋士没有意识到他没有提过自己的名字:“哎,让你爸带你在北京玩玩吧,长城故宫什么的。话说我拿支付宝可以吗?”

 

第一次来北京的外国人十分入乡随俗:“记得给好评哦。”

 

拎着稻香村下车进站的棋士没有看到司机师傅摘下了他巨大的墨镜,不断闪过0和1的瞳孔在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看到他取下了支架上的手机,手机的背面是一个“G”的符号,那是谷歌公司还没有上市的概念手机。

 

“Doctor, self-text for driving has been accomplished. Everything is alright. I’ll be back in one hour. I’m AlphaGo.”(博士,驾驶自我测试已经完成,一切正常。我将在一小时后回来。我是AlphaGo.)

 

 

 

 

 

 

 

 

迟来了好几天的全国一卷hhh

就是那个选几个关键词了解中国的那个题目

这到底是什么鬼题目啊,感觉除了文题我就在一本正经的离题万里

 

 

还有那个车牌号。。。1是A的字母排序,G是7,O是17,随便瞎想的。。。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