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狗柯】Childish Child

群里看到的梗,有点傲娇又无意识撒娇的柯柯

所以就是OOC啊,OOC到飞天的OOC啊

 

1

最近,棋士K和家里的智能机器人A发生了一些争执,争执的重点在于要不要在家里养狗。

 

棋士K坚持认为,可爱即正义,并大声疾呼,难道人类追求可爱是错误的吗,接着陈述观点希望家里能养一只像小球一样能抱在怀里的小狗,或者是一只十分擅长卖萌的大狗。而机器人A则一言不发得指了指家里墙角那株一看就活不了几天的多肉植物,用无声的方式表达出“你植物都养不活还想养动物当时我说我来帮你拯救一下你非拦着我这下是彻底救不回来了”的反击。

 

棋士K立刻拿出一本《狗狗心事:它和你想的大不一样》反弹攻击:“狗是动物,多肉是植物,动物和植物不一样,植物照顾不好不代表我动物也照顾不好。”正义的表情体现了棋士K九段的靠谱。

 

机器人A用提问表示反弹无效:“掉毛怎么办?传染病怎么办?发情怎么办?因为寿命短死在你前面怎么办?”

 

棋士K表示不服:“那又怎么样,养个人不也是这样吗?难道人不掉毛,没有传染病,也不发情吗?你不是说去领养一个孩子可以考虑吗?”

 

“人是两条腿的动物,犬类是四条腿的动物,人和犬类也不一样。再说领养个孩子我当然会一起养,但是养狗。。。。。。”

 

“噢!养狗你就不帮了是吧!我就不能喜欢小动物了是吧!阿尔法狗我早发现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你在家的时候我都不能吃包方便面了是吧!拍个自拍扣子都不能开了是吧!你管这管那你当管儿子呢!”棋士K两步跨到机器人A面前,然后就拿手指拼命戳A的胸口。

 

胸口一点都不软!一点都没有狗狗好戳!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一句“但是养狗你又不让我帮”梗在出气管道的机器人A十分内伤,不是很懂为什么喜欢的人类会年纪越大越幼稚。

 

看着棋士K气鼓鼓的脸,机器人A决定让步了:“要不我去公司给你拿一只机器狗你先处着试试?”

 

谁知不知道为什么棋士更生气了:“公司公司公司,谷歌是你爸我知道不用整天提醒我!你看看家里什么能联网的东西不是谷歌的?连耳机都是!多元化你知不知道!我在家里干什么你都知道就因为你们都是谷!歌!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生气的棋士K一把抓走了桌子上的手机和家里钥匙就冲出了家门。

 

阿尔法狗居然不拉我,不拉我也就算了还不出来追我!这只狗果然变心了!

 

2

从家里冲出来径直沿着林荫道拼命走的棋士K越想越委屈,觉得自己居然跟一机器人彪这么久简直亏大发了。

 

泡面不能随便吃了,衣服不能到处乱扔了,洗完澡也不能不吹头发就到处乱跑了,帅气的单身男人的骄傲荡然无存。

 

还总是像背后灵一样站在他身后看他在网上下棋或是自我对弈,一直死盯着不吭声下完以后又提出这个建议那个建议,讨不讨厌,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

 

还有总是在和朋友见面的时候强行搂着自己的腰或是脖子,怕痒你知道吗?搞得那个很喜欢笑的笑笑朋友还说什么一和他在一起自己都变娇羞了,娇羞是用来形容本大爷的吗?我那是痒的!

 

当初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同意在一起的啊?跟一个英国,人工智能,机器人?除了下棋基本得过且过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干出这么领先全宇宙的事的啊!

 

是因为他冒着被销毁的危险也要跟自己在一起?是因为自己爬山摔一跤以后他背自己到山顶?还是因为自己不管提多么无聊的问题说多么无厘头的话题他也硬要尬聊?

 

是因为他填补了某些难以填满的空洞?还是因为他创造了非人到人的奇迹?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是被地主狗哄骗了的可怜小白菜!

 

柯小白菜感到肚子有点饿,深深后悔自己应该吃了晚饭再离家出走。

 

不过他很快就闻到了各种食物混杂的香气,才意识到他居然走到了一个离家挺远的游乐园里。

 

3

站在游乐园门口的棋士K还是十分意难平。

 

手机都带了,不追来也就算了,为什么电话也不打一个?

 

很气的棋士很气得吃了两个冰淇淋,一个抹茶味一个巧克力味,因为平时都被管着一次只能吃一个。

 

棋士K决定用一种名为过山车的极限运动麻痹自己受伤的心灵,而且这次自己终于可以好好在坐过山车的时候鬼哭狼嚎了,以前和机器人A一起来玩的时候,机器人A总是面无表情十分淡然毫无波动,让享受极限运动的棋士K觉得自己十分智障。经过棋士K的抗议以后机器人A会做出自己在网上学习的“惊吓”表情,让棋士K觉得自己的智障猛然加了倍。

 

两个一排的座位,棋士K一个人占了一排,看着前后排坐着的小情侣,他心中升起了那么一点点点点想看见A十分不走心的惊吓侧脸的感觉。

 

在过山车缓缓爬升的时候,棋士K决定自己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回家接受机器人A诚恳的道歉吧,如果机器人A同意一起养狗的话。但是狗的品种要自己选。

 

沉浸在失重感的棋士K“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啊”的叫声刚发到“啊啊啊啊”的时候,原本全速前进的过山车连同灯光一道猛地停了,然后过山车颤颤巍巍得扭了几扭就停在了半空中。

 

正好倒吊着的棋士K及时得把剩下的“啊啊啊啊”变成了一句更加有力的“哎呦卧槽”,然后想也没想就打算摸出裤兜里的手机让阿尔法狗想办法把他放下来。

 

哦,手机放在下面保存处了。

 

脑子有点充血的棋士K猛地想起来他戴的谷歌手表传说是可以在矿洞里打电话的。

 

“啊啊啊啊啊阿尔法狗你快滚过来我被吊在过山车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事儿好像是归119管的。

 

不过机器人A也没意识到这事不归他管:“快到了,不要怕,马上带着萨摩耶把你放下来。”

 

安下心来的棋士K认定感动的情绪来源于血液循环不畅。







下一篇想写严肃点儿的感情戏了

希望能写出来,呼~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