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仲孟】回顾

就一个感觉,也许我唯一擅长的文体就是流水账

连tag都打得十分心虚

 

 

 

1

 

仲堃仪一生中总共经历了三个王,其中一个王最后还成了终结乱世的皇帝。

 

他在三个王的手下都有不错的职位,既干过文臣也做过武将,既带过兵马也写过奏章,既扭转过战局也出过奇计,总的来说可以算是一个很成功的纵横家了,一人能顶千军万马的那种。

 

这也确实不能算是他的自我吹嘘,毕竟他历经三王而屹立不倒,已是寻常谋士难以到达的境界了。

 

2

 

仲堃仪的第一个王,是天璇的陵光王。

 

长得很美,却很凶,达不到残暴的程度,但是却绝对称不上温柔。

 

真亏得公孙钤还不准自己说他坏话,还说什么王上曾经失去过重要之人,年纪又轻,自然一时很难走出来。

 

身为王,该舍的不是必须得舍吗,不然把国家放在哪里呢?

 

那个时候的公孙钤一身蓝袍,妥帖又舒服,嘴上小词儿一套一套,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属于世家公子的高暖气息。

 

公孙钤是仲堃仪见过的最温柔的人,清风霁月一般的温柔,尤其是相比自己。

 

果真是比不了。

 

仲堃仪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觉得天权王如此看重慕容离,他莫不是个傻子,天权去不得;遖宿王虽然靠谱,但是遖宿灭了天枢此乃国仇家恨不共戴天,遖宿也不行;剩下的就是瑶光和天璇。

 

呵呵。

 

仲堃仪靠着他几年来积累的演讲与口才,十分有理有据有礼有节得向陵光王作了一篇名为“重新占领瑶光国必要性和仲堃仪必将全力以赴助天璇王达成目标”的主题演讲。

 

当时天下已经有大乱的迹象,谋臣良将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不会被拒绝。

 

即使他叛国,这在当时也不是什么顶顶了不起的大事。

 

天璇丞相似乎有让仲堃仪补公孙钤副相位置的意思,不过被陵光王拒绝了,最后仲堃仪在天璇国当了个御史大夫。

 

他和陵光王的关系,称不上好,也称不上不好。陵光王相信他,因为他要谋夺这个天下,他相信陵光王,因为天璇有能力夺这个天下。

 

即使陵光王也许并不怎么想要这个天下,但是乱世之下,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如果要仲堃仪评价一下天璇和陵光王,仲堃仪只能用“万事俱备”来形容:上下一心,国富民强,兵强马壮。

 

陵光王睡得比孟章早,起得比孟章晚,没有孟章隐忍也没有孟章勤勉,但他既不用面对世家的威胁也没有太多经济上的压力。

 

仲堃仪想,陵光王他可真幸运,他还曾经有过公孙钤,他可真是幸运到家了。

 

要是孟章能有这样的条件。

 

要是孟章也有公孙钤。

 

仲堃仪没有再想下去,这没有意义。

 

只有一次,他在御花园里转了很久,准备向陵光王提出抓紧时间离间瑶光和天权的建议,却偶然看见喝醉了的陵光王,他看见陵光王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眼中的光芒亮了亮,又很快消失。

 

他没有伸手去扶。

 

他只站在一边提出了他的建议。

 

陵光王却没有直说自己的想法,却起了个完全无关的头:“以前公孙可向你提过孤王?”

 

仲堃仪一时间摸不清楚陵光王是个什么意思:“只说您是个值得辅佐的君王,只是暂时有些

道理还没有想通,不过相信以您的聪慧想通也只是时间问题。”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表一表忠心,“这也是为何微臣前来投奔您。”

 

陵光王露出个十分缥缈的笑容,仲堃仪相信孟章永远也露不出这种意味不明的笑容,孟章对他笑的时候总是让他的胸口微微发烫。

 

他的心中此刻风平浪静。

 

他面前的君王又喝了一口酒:“公孙几次向我提过你,说你很有本事,还说与你十分投缘。”

 

仲堃仪和陵光都沉默了很久。

 

“希望孤王与你也能投缘。”

 

他与天璇王合作还算愉快,天璇与瑶光对峙良久,眼看着就要分个胜负的时候,陵光王却死于刺客之手。

 

仲堃仪没有细揪陵光王那个时候是否能躲过那把匕首这个问题,直到最后他也没看懂陵光王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新的天璇王似乎不怎么喜欢他。

 

3

 

仲堃仪的第二个王是一个不怎么爱读书的王,姓项名齐,天生神力,武艺十分高强。

 

仲堃仪目测这位小霸王一个人就可以打十个。

 

孟章恐怕连自己都打不过吧,仲堃仪这样想,比他矮了足足有一头,还整天汤药不离口。

 

面色一点都不红润有光泽,总是显着点苍白。哪像这位项霸王,跑个十公里都十分轻易。

 

项小霸王是天权的将门之后,本来他也当不上王,不过那个在仲堃仪眼里失了智的天权王硬是把位子塞给了他,就在天权与瑶光即将开战的前几个月。

 

听说他归隐山林去了。

 

这人果然是个傻子吧,好好的天下说不要就不要。

 

项小霸王和执眀不一样,十分好战,因此摧枯拉朽,再加上仲堃仪在其中周旋,离间瑶光本就不稳固的基础,瑶光最终还是败了。

 

听说瑶光国主慕容离并未投降,而是自刎于王宫中了。

 

呵呵。

 

不过天权也没能完全吃下瑶光,因为瑶光本土本身有一家刘姓的势力,带头的刘玉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亭长,带着一支出身草莽的无名之师,趁着战乱扩充势力,到现在已经隐隐有与天权分庭抗礼的意思。

 

仲堃仪曾在刘玉占了几块地的时候就像项王进言此人必须得除,不过项王好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仲卿你担心什么呢!这种小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你不听我的干什么叫我仲卿。

 

仲堃仪觉得有点烦躁。

 

项小霸王什么都好,身体好,长得也不错,就是有点儿任人唯亲,中央机构里全是姓项的,虽然待遇不错,仲堃仪却只当了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廷尉,虽然暗地里干了不少事,明面上却也只是跟着大部队带带兵打打仗。

 

如今瑶光已灭,仲堃仪很没什么心理压力的离开了天权。

 

他有种感觉,这个乱世即将结束了。

 

他决定选择胜利的一方。

 

4

 

仲堃仪的第三个王,也就是刘玉王,是一个没什么架子的王。

 

也许是因为他原本只是一个小官的缘故。

 

他和将士们一起吃饭,和谋士们一起喝酒,和他们一起畅想未来会如何,都城应该定在哪里,以后要娶几个美女。

 

这样的王自然很受欢迎,有源源不断的有才之士涌向他的身边。

 

仲堃仪虽然曾在刘玉王遭北方游牧民族围困时出过奇计使其脱离险境,但他与一众战神智囊站在一起时,既不是最出挑的,也不是最特别的。

 

刘玉王常说这天下靠的都是他们,他自己倒是没什么才能。

 

他们,不只仲堃仪,而是包括仲堃仪在内的很多人。

 

在最终战胜项王的那个晚上,他们一起喝的烂醉如泥。

 

刘王醉醺醺得像仲堃仪走过来,道:“还好堃仪你来我这儿了呢!不然此时不就败了!”

 

仲堃仪每次选择都是对的,他的目的都达到了。

 

按照一般的套路,仲堃仪原本只应当先夸夸对方广纳贤才再说说自己一片忠心,却不知为何忽然痛哭失声,吓了这个新上任的皇帝一大跳。

 

他的身边全是人,他却忽然觉得十分孤独。

 

第二天论功行赏,皇帝问他想去哪里。

 

仲堃仪原本决定找个富庶的所在,说出嘴的却是北方一个又远又冷的地方。

 

皇帝又被他吓了一跳。

 

仲堃仪有点不服气:“陛下您可知那里又有战马又有矿产,那里的人又善机巧,可是个好地方呢!”

 

皇帝便允了他。

 

5

 

有一日,那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仲堃仪回都城述职的时候无意中走到都城的学宫,看见史官正在整理记录。他一时好奇就翻了翻有关他自己的部分,发现那个年纪轻轻的史官把他夸得不行,饶是他一张老脸都有点不好意思。

 

面对着年轻人眼冒崇拜的灼灼目光,他一边有点儿自得一边又带点掩饰道:“这些陛下都看过了?”

 

这位年轻史官似乎想进一步表达自己对仲堃仪这位传奇人士的敬佩之情,不过还是乖乖回答:“看过了,但是您在前朝天枢国孟章王时期为官时的记录非常不全,是以此时还在搜寻当中,只在天枢世家中略提了您的名字。”

 

孟章王,孟章王。

 

他很久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

 

仲堃仪沉吟了一会儿,只问:“那我是单独列传了?”

 

“当然了呀仲大人,您一人占一篇呢!”

 

仲堃仪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曾经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孟章在史书上甚至会属于不同的篇章。

 

“王。。。孟章王的部分,我可以回忆一下,然后整理成稿给你。”

 

他已经很久没提这个称呼,生疏到一句“王上”差点就那么脱口而出了。

 

可是又很熟练。

 

史官被他吓了一跳:“真真真真的吗?那可太好了仲大人!”

  

6

 

仲堃仪一生其实辅佐过四个王,还有一个是孟章。

 

孟章王。

 

以前的他总以为孟章是天枢王,孟章才是王,后来孟章不是天枢王了,他就不是王了。

 

只有那一刻铺天盖地的莫名情绪袭来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其实在他心里,孟章永远都是王,只是因为他是孟章。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才明白。

 

但他知道他应该是明白迟了。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就是想忘忘不掉又一直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那种感觉

他对每一个王都冷眼旁观

最终理想还是实现了,只是哪个王和孟章都不一样,这样的

写不出来的!!嘤嘤嘤!!!

 

方方土的经历借鉴了一些一个叫陈平的人的经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