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双花】重逢

时间的话,应该就是三十四轮霸图对义斩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乐乐在没那么大心理包袱以后其实还是挺开心和大孙又见面了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

 

-------------------------------------------------------------------------------

 

张佳乐在刚得知霸图要对上义斩的时候心情其实是复杂的,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职业选手他一边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而且还是不那么重要的一场比赛,一边失眠了一个小时。 

 

明天可能会碰上孙哲平。

 

但是其实我还没有想好要真碰上了该怎么办。

 

他和孙哲平自上次百花谷打出繁花血景之后并没有联系私下联系过,张佳乐告诉自己那是因为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他曾经打开过对话框好几次。

 

说声谢谢也好?但是我们俩之间还说谢谢不是太奇怪了吗。

 

要不问问近况?问什么?哎呀原来你是个土豪啊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听说楼冠宁也是个土豪啊你俩怎么认识的?

 

以前,张佳乐抓住了一个关键词,他们之间没法避开以前。

 

不过需要避开吗?但是孙哲平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在意以前的人,所以他好像已经放下了。

 

我也已经放下了啊,张佳乐这样想着,那我现在在紧(兴)张(奋)个什么劲儿呢?

 

他又默默回忆了一次当年第一次和孙哲平见面时的情景,两个热血少年想着以后要创造传奇。他还顺便想起来他见着人的第一反应是这货腿挺长。

 

最终张佳乐同学在原地翻滚20圈和在“你是明天要春游的小学生吗喂快点睡着啊”“再不睡觉张新杰就要被引来了”的自我吐槽声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他醒得挺早,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鄙视了一下前一天晚上幼稚的自己。有啥啊不就一场比赛嘛!像爸爸这种得过四次亚军的人什么阵仗没见过?!

 

结果个人赛真就遇上了。

 

当看到大屏幕上的“霸图 张佳乐  义斩 孙哲平”的时候,张佳乐的内心出乎意料的平静了,他觉得这不像告别,反倒像重新开始。

 

手雷!闪避!旋转!攻击!

 

张佳乐表示道理我都懂但是为啥我这五年百花打法的变化搁这货身上好像不太管用?不过大孙别以为我没进步!

 

坐在旁边的林敬言表示除了对阵叶修的时候很久没见张佳乐这样眼睛泛着亮光但又冷静无比地比赛了,不是冷凝的杀意不是厮杀的疯狂也不是游刃有余的无所谓,像是找回了自己。

 

这场比赛在尘嚣中以百花缭乱的胜利而告终。

 

张佳乐长出了一口气,眼睛一瞥看到孙哲平在公共频道的“加油”,他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软,最终回了个“嗯”。

 

他发现这也是他和孙哲平这场比赛唯一的交流。

 

由于这场比赛是霸图的主场,张佳乐在比赛结束后就直接回了宿舍,打算休息会儿再去训练室开战术会议。

 

他拿着手机仰躺在床上想着刷会儿微博看看头条以免与年轻人的时代脱节,手指却不自觉得点开了QQ,又打开了那个打开过好几次的对话框。

 

在干啥呢?

 

对方似乎也正拿着手机,很快就回复了,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随着手机的震动也震了一下,他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点开信息。

 

随便刷刷网页看看新闻

怎么,不用聆听正副队的教诲?

 

他就知道脏心杰威名远播无人不晓。

 

不捉急,8点才开会

你手怎么样了?看你今天还挺利索的。

 

还行吧,就是不能操作太长时间。

 

隔了一会儿又发来一句

 

在Q市还习惯?

 

他手指翻飞地回,靠海还不错,主要是海鲜不错。不过还是家里好啊四季如春花团锦簇的,也不知道我家那盆可爱的仙人球怎么样了,我走的时候好像要开花了呢哎开花是不是要死了?应该不会吧有的仙人球好像是可以开花的?

 

开花会死的是竹子好吗?

 

那熊猫要是吃了开了花的竹子怎么办啊?

 

我怎么觉着你跃跃欲试呢?

 

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有如同贝爷一般勇于尝试新事物的精神!

 

张佳乐发现对话很自然得就进行了下去,你来我往你捧我逗没一点儿生疏,忽然他看到对方来了一句,现在已经7点58分了。

 

啊啊啊你不早说我要迟到了!我先撤了!不然副队得宰了我!

 

张佳乐套上衣服如风一般冲向了训练室,到达的时候正好8点01分。

 

他看见他亲爱的副队看着手表又推了推眼睛,不,他并没有看见寒光一闪!副队又不是名侦探!

 

张佳乐前辈迟到,基础训练时间延长半小时。

 

孙哲平都是你的错!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想。

 

身旁的林敬言拿胳膊碰了碰他,你乐啥呢你不是被罚了?

 

张佳乐奇道,我没乐啊。

 

那你这面带桃红眉目含情地笑啥?

 

我笑了?

 

是啊,隐约可见您眼角的鱼尾纹。

 

张佳乐迅速板起脸,脸上是相当虚伪的严肃表情,眼里却闪着顽皮的光,说没啥,就是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