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永研】倦怠期

感觉OOC了怎么破!

---------------------------------------------------------

永近最近总是觉得很疲惫,倒不是说搜查科的工作最近加重不少,毕竟在这待了好几年工作强度也是习惯了,就是没来由的觉得很累。

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呢?永近这么想着,但是最近的生活相当规律啊每天11点不到就滚上床睡觉了。是没有吃好吗?但是最近CCG的盒饭味道越来越好了啊。啊啊,好烦,这种怀孕期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吗?啊不对啊我是男生啊为什么会怀孕?!

永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这段时间百无聊赖又无话可说的感觉,毕竟这段时间真的是一切正常什么非日常的事件都没有发生。喰种和人类还是在相爱相杀,高槻泉的小说还是在持续地发售中,CCG也还是在一如既往的反对喰种拯救世界,而永近自己也是和往常一样完成着自己的工作。我到底为什么这么疲倦啊我说。

永近觉得自己想不出个答案于是决定把这个麻烦的事态放到一边,果然还是友好的去常去的那家CD店淘淘看有什么新的CD吧。他挠了挠头发骑上了自行车,到达的时候才发现隔壁科家的佐佐木一等也在CD店里,还没来得及脑内吐槽一句“我了个深深的去啊上街也穿制服你是希望你除了头发以外还能有点更显眼的东西吸引注意吗”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拍了对方的肩膀。

”哎呀,真是巧啊,佐佐木一等,你也来这看CD嘛!”

熊猫发色的青年好像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镇定了下来:“是啊,永近先生,今天是难得的休假呢!”

永近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和他以前一直做的那样随便聊点什么,东拉西扯,讲些好玩的新闻或是单纯地卖卖蠢,然后得到对方稍带无奈或是礼貌的回应。

但是他今天真的很疲惫,他不想那样做了,即使那种带着无奈的笑意会给他一种宠溺和包容的错觉,但那毕竟不是真的。

于是他也只是笑笑,然后说:“那我去那边看看啦,好像有新上架的摇滚碟特别带劲!”

琲世能感觉到永近话语里隐隐的拒绝,他动了动嘴唇好像是想问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好的,那永近先生明天开会见了。“

永近走到隔了好几个架子的地方,随手挑了一张CD,戴上耳机,然后预备就这样静下心来沉浸在摇滚的世界里,不过他发现今天自己似乎没法如愿。

永近自己的英语并不好,当然他们国家大部分的歌手英语的发音也不甚标准,但是恰好这个乐队的主唱英语挺不错的,而且他也毫无办法地听懂了。

So they say that time

Will takes away the pain

But i am still the same

And they say that i

Will find another you

That can’t be true

And i realize

Why did i tell lies

I wish that i could do it again

Oh,baby

Turning back the time

Back when you were mine

All mine

So this is heartache?

So this is heartache?

这是一首很抒情的摇滚歌曲,和他平时听的风格有微妙的偏差,但虽然不想承认,永近还是觉得自己被一首歌彻底击败了,如果他的头上有血条那么本来就已经残血的他现在应该只剩血皮了。

不,我还不想如此轻易的狗带!

永近打算拖着精神物质受到双重打击的身体回家好好休息一番,毕竟他们这种高危行业总是需要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

临走之前他没忍住看了一眼,发现佐佐木已经回家了。

泡面,啤酒,电脑,没有及时打扫的房间,悲哀的单身男人。

现在已经是夜里11点,永近吸溜着面条,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空虚和无措。

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难受,但他不想承认,他已经坚持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和佐佐木琲世成了普通朋友,好不容易和佐佐木琲世成为关系融洽的同事,怎么能放弃呢?他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怎么能停下呢?

但他真的很累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无法控制的抗拒和疼痛。

谁跟你是普通朋友啊!谁要傻乎乎得整天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啊!只是抑制着想叫他”金木“的冲动就已经用尽全力了好吗!

但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因为他现在拥有的就已经是全部了,现在能看见的就已经是结果了。

我的世界就在我的眼前了,但这个世界并不是属于我的。其实这个世界以前也并不属于我,是我硬要闯进去。那么现在,我应该离开了吗?我舍得离开了吗?

他知道他不应该怪谁,他也知道金木当时选择瞒着他是为了他好,但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扛在自己肩上,为什么不能多信任他一点呢?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答案了,因为唯一能给出答案的佐佐木琲世是给不了答案的。

永近知道这是个死局,他也知道只有没有过去才能重新开始,而他是过去最深的印记,这个印记只能现在也只能由他自己留着了。

琲世现在已经不需要他了,他也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一点,琲世能够自己解决那些问题,如果他不能解决,还有晓小姐,有马特等会帮助他。他们已经不再是敌人,而是能够依赖的对象了。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了,我自己的故事,还真是有够无聊的,我什么也没捞着。

凭什么我什么也没有。

永近没法停止这样的想法源源不断地泛上心头。他推开泡面盒子,刷了牙,吞下两颗安眠药躺在了床上,终于迷迷糊糊又带点儿想吐的睡着了。在梦里,他决定明天他要请个小长假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回来以后就安心工作,这个”攻略佐佐木琲世“的任务还是停止吧。

我就这样不远不近的看看,不去靠近,这样就行了吧?

作为可怜的社畜,永近打算先赶紧上班把报告给打了然后就跟真户晓请假。当他吊儿郎当地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摆着一张他很喜欢的乐队的CD和一份看起来就很精致的便当。他又定睛一看发现一张纸条压在便当盒下面,纸条上是永近熟悉的笔迹。

“擅自买了CD送给永近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感觉永近先生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想要买来送给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尝尝便当吧,老是吃泡面还是不太好。请打起精神来!看到永近先生开心,我也会觉得开心的!”

怎么办啊,永近想,我真是个可悲的男人,我感觉我还是贼心不死。

 

 

 

注:中间的歌曲是One ok Rock 的heartache~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