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双花】旁观者

其实就是用邹远的视角来围观双花

如果邹远ooc了真的抱歉QAQ

----------------------------------------------------------------------

 

我叫邹远,男,未婚,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K市人,现担任百花战队副队长,操纵账号卡花繁似锦。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取这么鲜艳的名字,因为K市就是这么花团锦簇的地方,我爱我的家乡。

 

我的偶像叫张佳乐,不他不是女孩子。第五赛季以前他是我的副队长,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他是我的队长。今天我喝醉了,所以今天我要把我对他的爱都说出来。

 

我喜欢他,当然不是因为他的小辫子他的白皮肤,好吧,不全是因为他的脸,还因为他的人格魅力和坚强不屈的精神。

 

嗯是的我是开玩笑的,其实刚开始根本没那么复杂,我喜欢他,是因为我无意间看到了他和孙队第三赛季对阵嘉世的那场决赛。对,就是繁花血景唯一被破的那场比赛。真的,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绚烂的战法,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微微地发着光,即使最终败了,却并无损它的光华。然而最最打动我的,是他作为亚军和孙队站在领奖台上的笑容。他揽着孙队的肩膀,原本微微上翘的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缝,肆意又张扬,眼角眉梢都是希望与斗志。请允许我大吼一声:

 

妈妈,那个人眼睛里有小星星!我爱他一辈子!

 

我觉得选择把他作为我的偶像改变了我的一生。不过,即使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把他当成我的偶像。

 

我决定要成为像他那样的弹药专家,想要为靠近他而努力,人不中二枉少年嘛。

 

于是我加入了百花训练营,和我一起加入的是一个叫做唐昊的少年,比我高点儿壮点儿,而且看起来有点凶。不过后来有一次他挺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崇拜孙哲平才来的,脸上可疑的红晕无疑是亮点。他练的流氓我练的弹药专家。

 

每天都能见到偶像我心里还有点小兴奋呢!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偶像前辈和副队了!

 

其实训练是很辛苦的,而只有真正到了百花我才知道孙队和他是倾注了怎样的心血,繁花血景的绚烂背后凝结着的是怎样的努力。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磨合,练习,有的时候也会争吵。不过一般只要孙队拿着鲜花饼道个歉或是偶像做个鬼脸他俩就能和好。

 

说起来,孙队和我偶像的关系真的很好呢。很容易让人想到,额,soulmate?

 

说人话的话就是,他俩是一个段子手遇见了另一个段子手,为祖国的相声表演艺术作出了极大的贡献,让百花战队一直保持着严肃活泼团结紧张的美好氛围。

 

我并不是一个很有天分的玩家,当然我也知道仅凭一腔热血没有没有办法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选手,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的练习和提高。每次偶像都会耐心地教我,把他的心得分享给我,如果他能不要每次说着说着就“大孙的话肯定会直接砍死”“大孙上次在这个图摔了一跤”的话我觉得我会更开心的。不过在玩荣耀和操纵百花缭乱,好吧,和说到孙队的时候,偶像的眼睛总是闪闪发光,让人无法不联想到看见小球的萨摩耶。我是粉,不是黑,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相比起来我觉得唐昊的天分要比我好,不过他比我难搞,而且特别固执,所以是训练营的重点口头教育对象,每次偶像都语重心长的找他谈心,讲累了孙队就给他倒水,有时候是给他拿冰激凌和薯片。趁着偶像嘴占着的时候孙队会说“唐昊你都明白了?”,然后无视偶像哎等等我还没讲完呢的眼神把偶像拉走了。

 

我听说偶像和孙队相识于西部荒原,为了追随偶像的脚步还特地去那逛了逛,结果发现百花缭乱在那放烟花玩,然后落花狼藉就在旁边帮百花缭乱挡小怪,一刀一个跟切西瓜似的。我仿佛能听见偶像“嘿嘿嘿”的笑声。不过我看到落花狼藉被打中了一次,因为他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年轻,以为彼此会相伴很久。

 

之后就是第五赛季,全队人都在期待着繁花血景能给百花带来第一个冠军,这也是偶像一直以来的愿望。

 

我相信百花,相信偶像,相信孙队,我觉得百花拿了冠军固然好,就算没拿冠军,只要能让繁花血景继续在赛场上驰骋,也挺不错的。

 

所以我没能想到最后会变成那样。

 

我们都没有发现孙队的手伤,也没有发现孙队的手伤会严重到没法继续比赛的程度。

 

我到医院的时候所有人都站在过道上,偶像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没人敢上前安慰,只能看着偶像抱着头一动不动。

 

孙队出来的时候,偶像猛地站了起来,眼睛里是看得见的失措和仓皇,他说大孙你怎么样?

 

孙队说他不能再继续参赛了,否则手可能会废。

 

偶像愣了一会儿,但是他很快就挤出了一个笑说大孙没事,你安心治手,我会继续带领百花拿冠军的,过了一会儿又说你手有伤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孙队没有回答,不过我觉得他是想说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拿冠军,而且我也不想让你担心。

 

该怎么说呢,像孙队这种什么都不说的死狗男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最可怕的是这个死狗男人还不辞而别跑北京治伤去了,也不知道他走那天有没有狗血得留下小纸条或是信什么的,不过偶像那天把他很喜欢的一个马克杯给摔了,还跑到俱乐部外面摔了一盆花,事后又心疼得把花重新养了起来。

 

我觉得偶像能理解孙队为什么走,他了解孙队就好像他了解他自己,所以他只是没法接受。

 

比赛还得继续,偶像对着我们还是一样,就是笑的没有以前多,眼睛里总是闪着忧郁。我真心疼他,但是我也毫无办法,只能努力的训练。没想到的是他凭着一个人让百花杀进了决赛,半决赛的那场比赛结束时百花缭乱的身上全是血,眼睛里是不属于偶像的杀意,更像是孙队的。

 

决赛的前一天下午偶像在研究王不留行的资料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拿着衣服给他披上就听到他说了声孙哲平你是个混蛋。我觉得偶像好像哭了。

 

唉,我的偶像你的命怎么就那么苦,我真的只想看你笑,不想看到你这样。

 

后来我看着偶像从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从希望到失望,从小佐助变成了二柱子。话糙理不糙。

 

再后来我买了个王不留行的手办娃娃打算没事扎两针。

 

偶像已经到极限了,我能感觉到,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偶像为什么要这样坚持,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迫自己,后来我才有点明白,也许对偶像来说,重要的不是我一定要拿个冠军,而是我以前和大孙说好了要一起拿冠军。

 

然后偶像就退役了,留下的就是我们这些失去了主心骨的队员,公会里很多的人都说偶像不负责任,可我觉得偶像就是太负责了,才到现在才离开。虽然事出突然,但是也并非完全看不出端倪。

 

我本来只想普通的当个队员,普通的参加个比赛,普通的追追星,挥洒着普通的青春,但偶像这一走百花缭乱却没了归属,结果战队就让我使用百花缭乱的帐号当队长打第八赛季。

 

百花缭乱哎!神级账号哎!弹药专家的极限哎!

 

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啊喂!结果他们还说我运气好啊!我愿意把我的运气都拿出来只求我偶像带领百花拿一个冠军啊!

 

但是这些话我也只能在心里偷偷叫喊。我很害怕让百花的粉丝失望,很害怕让俱乐部失望,我最害怕的还是我会让百花缭乱失望。

 

说实话我完全没法适应百花缭乱,虽然我自己也是百花式的打法,却没办法像偶像那样游刃有余得穿梭于战场。我拼尽全力想要靠近偶像,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唐昊一直以来的放荡不羁,多亏了他百花才没有轰然倒下。

 

我选择尽量少上论坛因为我上过一次差点就神经失常了,也就那一次我才明白到底有多少人执着于繁花血景。粉丝尚且如此,更何况当事人呢?

 

有一天我正打算训练的时候收到了偶像的短信,他说小远对不起辛苦你了让你背了我的锅,百花缭乱其实不适合你。我好想问偶像你在哪呢偶像你最近怎么样偶像你啥时候回来偶像我已经承受不来,但我最终还是说前辈不用说对不起啊,前辈要好好休息。结果他回我说他打算转会到霸图了,他还是想拿一个冠军。

 

唉,真是个死心眼的偶像。

 

偶像转会以后我和他也就逢年过节发条短信,我只能在电竞周刊和网站上得知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和孙队联系上没有。

 

蓝雨的于锋转会来了百花,他练的是狂剑士用了落花狼藉。唐昊去了呼啸,这个这个放荡不羁的有志流氓青年还以下克上了一个前辈。俱乐部选择重新帮我打造帐号,物是人非莫过如此,但是百花一个弹药专家一个狂剑士的双核心架构倒是没变。

 

不过生活还是得继续,无论它如何的操蛋。

 

我们后来各自为各自的战队拼搏,我和花繁似锦很合拍,和于锋的配合也越来越好,不知为何有种苦尽甘来的莫名感动感。就是有一次我不小心晃到了西部荒野,浅花迷人在那玩烟花,再睡一夏在帮他打小怪,一刀一个跟砍西瓜似的。

 

我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讲了这么多我嘴都快干了,酒呢!酒都去哪了!迷迷糊糊中我看见大家都喝得东倒西歪的,哦怎么个回事孙哲平你手往哪放呢快把你的手从我偶像的腰上放下去,啊偶像你能不能争点气不要往孙队的怀里倒!

 

唉,他们难得回K市一趟和百花的大家重聚,就这样吧。

 

 

 

 

 

 

 

 

 

我不会告诉你灵感是来自一个叫做方言高手之百花日常的视频

写完以后既心疼乐乐又心疼大孙又心疼小远

请提出意见嗷嗷,才刚刚开始写文所以文力废废废废。。。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