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双花】Departure

 祝大家新春快乐~~~~

突然好想吃夜宵嗷嗷嗷

稍微修改了一下他俩的年龄差QAQ

--------------------------------------------------------------------------------

 

 

01

孙记饺子是张佳乐家旁边那条街上很火爆的一家夜宵店,出了小区门过条街就到了。这家店招牌就是它的煎饺,一排排皮香馅鲜的锅贴整整齐齐地码在门口左侧的煎锅里,老板大叔一边热情的问你“吃点啥?”一边不时转动那个大锅让饺子受热均匀。除了饺子,孙记也卖烧烤和卤菜,味道也不错。价格虽然比其他夜宵店略贵但是胜在味道好又干净,每天从九点到凌晨基本都人满为患。

 

张佳乐从那家店开张起就是那里的老顾客,那时候他还是个刚上初中的青葱少年,就是不忍心比较煎饺和鲜花饼哪个好吃以免两种食物伤了和气的那种青葱,和少年。当然其实现在张佳乐也不老,高一刚念完叫什么老呢,但他心累,一心累他就想吃东西。他不饿,只是嘴巴很寂寞。

 

但是张佳乐今天心真的特别累,因为他和父母的拍桌辩论又一次陷入了僵局,于是他认为他还得喝点酒,是不用杯子光用瓶一口闷下去露出脖子和性感的喉结的那种喝法。

 

令人遗憾的是张佳乐才刚变声没多久喉结其实根本不怎么看的出来,最重要的是其实他平时不怎么喝酒。

 

好吧好吧我们喝的就是那个气势。

 

02

张佳乐刚跑出家门的时候本来是想狠狠地关上门以身体力行地表达自己的愤怒,但是他觉得这么做就直接坐实了他父母说的“你还小,所以容易冲动”的说法,所以他只是头也不回地跑过了街,头都不抬地往店里冲。

 

“孙叔,给我来20个饺子,一对鸡翅,三瓶啤酒!”话一出口张佳乐就觉得有点不对了,站在门口扶着锅的人虽然和孙叔在长相上有那么一点相似,但是明显要年轻多了。那个青年穿了一件黑背心,由于天气热能看见汗珠从脖子流进胸口,露出来的胳膊肌肉均匀。

 

看脸的话觉得这家伙有点像黑社会啊,但是我烦着呢我要吃吃吃喝喝喝!

 

张佳乐一个人找了张小桌子,特别失意地一口气解决了饺子,然后打开一瓶啤酒直接就灌了下去。当他豪气干云地把酒瓶往桌面一拍,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黑背心青年复杂的眼神,他一时抓不准对方是想吐槽他吃的太多喝的太帅还是一个人出来吃夜宵太奇怪。

 

其实他并没有看清楚人家的眼神,他只是感觉自己要晕了。

 

哦不我不要晕我千杯不倒!

 

然后张佳乐真的醉倒在了桌子上。

 

03

“喂,醒醒,我们要关门了。”

 

“再不起来我就拿水浇了啊!”

 

张佳乐刚梦到他成为了漫画畅销排行榜第一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那我直接关门好了”,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你你你谁啊!”

 

对方似乎叹了口气:“我们要关门了,你现在还不回家?”

 

张佳乐像上课睡觉刚醒似的反应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他现在既不在学校也不在家,他又盯着青年的黑背心看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哎,怎么是你,孙叔呢?”

 

重点原来是在这里吗?我其实是你失散多年的小跟班吗?

 

“他是我二叔,家里有事找他所以回老家去了,我现在是孙记的老板。”

 

“哦,大孙啊,你做的饺子和孙叔一样好吃啊!”

 

孙哲平有点摸不清楚这个扎着小辫儿的少年的脑回路,不过本着不能伤害少年儿童的良心他还是好脾气的说:“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你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卧槽已经三点了?”张佳乐急忙掏出手机发现来自母亲的六个未接来电和最后一条信息:“张佳乐小朋友,你带够钱了吗你就敢离家出走?你想学美术的事情没商量我和你爸不会同意的,现在赶紧滚回家来不然明天三餐取消!”

 

呵呵哒你以为你不给我饭吃我就会回家了,我是那种人嘛我。

 

“啊大孙我得赶紧回家了,明天再来吃饺子啊!”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04

张佳乐想去学画画,准确的说,是想画漫画,他觉得这个理想不能算是空穴来风或者是无中生有,他的课本可以作证,课本里的杜甫和斯大林也可以作证。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天分,但他就是很喜欢。

 

小的时候他经常看漫画,那时候只觉得超级燃超级感人并没有想要自己画,是后来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画手把她抗癌的经历画了下来,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有恐惧,也有乐观,但是那些可爱的漫画,张佳乐觉得那是直击心灵。

 

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画点什么,留下点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另一方面,张佳乐对读书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更像是一种按部就班,大家不都在干这事嘛有什么奇怪的,只要不影响他上课暗搓搓地画两张图下课打打游戏那也没什么,所以张佳乐和父母的关系不错,父母说什么他基本上也能听。

 

但是这和他在画画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当他把日常那些有趣的事儿画成可爱的Q版四格的时候,总是觉得心里会隐隐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自己觉得开心的事情能够分享给更多的人,希望自己能够画出有趣的故事让所有人看见。

 

这种感觉是隐秘的,没有和别人说过的,但是是搁自己心里想会觉得热血沸腾的,会走在路上会莫名其妙笑出声的。

 

张佳乐想了很久,犹豫了很久,也曾经希望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拖下去,但是现在他的高一已经结束了,马上就要分科,然后就是准备高考,他也想过等到高考以后,但是他又觉得到了那个时候谁又说得清楚。

 

最终他决心要去当艺术生,考美术学院。

 

当然如果他真想干这个事儿首先就是要征求到父母的同意,然而这个任务差不多是史诗级别的。

 

05

高一刚放暑假的时候张佳乐就尝试着去探探他妈的口风。

 

“妈,我想学去学画画。”

 

果然:“乐乐你都高中了,等考完高考你想学什么是不能学的,到时候时间也多。”

 

张佳乐决定尝试一下:“我想当艺术生,专门学漫画去,我想画漫画。”

 

“现在有几个人能靠画画养活自己的?你看我同事,花那么多钱送女儿学跳舞,她女儿出来了还不是找不到工作?”

 

后来的几次对话也依然是不欢而散,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消极抵抗还是缴械投降。

 

连他爸爸也这样对他说:“不是我不让你学,是我们这么多年看过来学画画的真没几个最后成了画家的,你现在冲动得要去学,最后后悔的是你自己。”

 

张佳乐觉得心里有种惯性的失望,他一边知道他的父母一定不会同意,一边又怀着一点期待希望他的父母会说“想去就去吧我们支持你”。

 

06

郁闷的张佳乐又一次来到了孙记,不过这次他没有点啤酒,他怕自己又晕了。

 

但是张佳乐有这样一个坏习惯,他一郁闷的时候就喜欢说话,但是现在身边都是热火朝天侃天说地的,有伴儿的人们,而他除了面前的饺子和肉以外,根本没有聊天的对象。他环视一周,决定找大孙搭讪。

 

张佳乐端着饺子盘就走到了那个正转着锅的青年身边:“大孙,你叫什么啊?我叫张佳乐。”

 

对方好像被吓了一跳,毕竟很少有人用这么一副调戏的口吻跟他说话的。

 

他心中默念着这是顾客这是上帝一边回答道:“孙哲平。”

 

“哎,那既然孙叔是你二叔,你这算接手家族产业了?”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说:“差不多,算练练手吧。”

 

“唉,家里有产业就是好,都不用读书直接就有事做。”说完这句张佳乐就有点低落了,他自己这事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带点儿忧郁的脸庞忽然就觉得心里有点堵:“心情不好喝点儿酒?”

 

“我不要喝酒,你陪我聊聊天行不行?我就想跟你说话。”

 

什么?你说什么?我们不才见第二面吗?难道你一直偷看我我不知道?!

 

孙哲平怀着莫名其妙的窃喜说:“要不我请你吃烤串?”

 

张佳乐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了:“一块儿吃?但你不是还在做生意嘛?”

 

“没事,我找个人来帮我看着。”

 

正说着话,店里端盘子的小妹端着满满一碗猪肝汤走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张佳乐了,孙哲平估计提醒也来不及了直接拉着人手腕往自己怀里一带。

 

然后孙哲平猜测张佳乐用的洗发香波是茉莉味的。

 

07

在张佳乐蹦回了自己桌子以后孙哲平在冰柜里拎了两瓶啤酒坐在了对面。

 

“说吧,有啥不开心的?”

 

“我想学画画,我爸妈不让。”

 

“你喜欢画画?”

 

“我想画漫画,当漫画家!不过我爸妈觉得没什么可能,也没什么前途,有时候我也会想我是不是没那么喜欢。”

 

张佳乐以为孙哲平会嘲笑他幼稚,但是孙哲平先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仰头喝了一口酒,开口却是完全无关的话:“我以前很喜欢打篮球。”

 

小张同学目不转睛得盯着人家喉结看,慢半拍地开口问:“那你进篮球队了?”

 

“那时候我爸妈也不同意,觉得我没必要走职业这条路,不过我就是喜欢,先是在校队,后来进了省队。”

 

“你爸妈同意了?”

 

“没有,我从家里搬出来了,自己打工,进了省队以后就有工资了。”

 

“那你什么又重新接手家族企业了?”

 

“我本来差点就要进国家队了,不过有一场比赛手受伤了,然后就不能打篮球了。”

 

张佳乐露出了一个混杂着惋惜同情敬佩伤感的复杂表情,他看了一眼孙哲平活动自如的两只手,问:“但是你的手看起来没有问题啊。”

 

孙哲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拿起了身旁塑料椅平举,过了几秒钟就开始发抖。

 

张佳乐觉得心里有点难受,虽然孙哲平看起来并没有多么伤心的样子。

 

“你一点都不后悔?”

 

孙哲平接着说:“虽然我现在不能打篮球了,但是打球的那几年我非常尽兴,我不会去想我当年没有怎样,因为就算我怎样了我也不能保证结果比现在更好,而且这么想也没什么意思。起码我现在做饺子揉面的时候觉得一点儿不费劲。”

 

张佳乐没有吐槽孙哲平陡变的画风,他正了正脸色说:“那如果我从家里搬出来了,来你这打工行不行?”

 

“行啊,分你一张床都行。”

 

唉,只能说男人之间的感情发展的速度总是有点出乎意料。

 

其实孙哲平只是表达可以同租一套房的意思而已。

 

08

张佳乐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打了很多草稿,在想要怎么和父母表达自己坚定的决心,结果一打开门一见他妈他就把想好的小词儿忘了个精光。

 

“妈,我是真喜欢画画,你就让我试试吧。你看你那个长得特胖那同事的儿子想读文科他非让他读理科,最后那男孩子不也整天不开心最后发挥也不好吗?我会尽力为我自己的选择负责的,从小到大我都那么可爱,妈,你信我一回。”

 

“我要是死不同意你是不是要离家出走啊?”

 

张佳乐简直不敢相信他心里居然有那么点想就这么去投奔孙哲平的。

 

“为了干自己喜欢的事有时候我们只能曲线救国嘛。”他最后这么回答。

 

他妈叹了口气:“唉,男孩子长大了就是管不住了,以前我和你爸还奇怪你为什么好像没有叛逆期似的,原来果然还是我们高兴的太早了。”

 

张佳乐觉得母亲好像有软化的迹象,一向打蛇随棍上的张同学立刻说:“我这哪叫叛逆啊,我又不杀马特又没洗剪吹,就扎了个小辫。”

 

张妈妈作了一个恐吓的表情:“要是以后没饭吃可别回来啃老!”

 

张佳乐知道妈妈只是吓唬他,他觉得自己好像走在棉花上,又好像心悸得不行,有点想下楼跑两圈。

 

他还想打个电话给孙哲平,结果发现他忘记问人电话了。

 

不过没关系,随时都可以去问嘛。

 

09

后来张佳乐就过上了又要学画画又要上文化课的苦逼生活,不过他会时不时地跑到孙记去吃饺子再和孙哲平喝两杯,他喝可乐,孙哲平喝啤酒。

 

张佳乐还发现孙哲平不仅会做饺子还会做其他很多菜,在抓住张佳乐的心之前孙哲平已经抓住了张佳乐的肚子。

 

再后来他俩不小心发现两个人居然在玩同一个游戏,还在同一个工会。

 

平时不用去画室画画的时候张佳乐会带着涂鸦本在店里写写画画到很晚,在张佳乐画画的时候孙哲平会继续站在门口看店。要抢BOSS的时候两个人就先在店里碰头再在旁边的网吧一块儿上游戏,看到时间晚了张佳乐就发信息回家说在同学家睡然后两个人挤着头碰头在网吧睡一宿。

 

虽然第二天他的妈妈会阴阳怪气地敲打他一通。

 

有一次孙哲平问张佳乐打算考到哪去。

 

张佳乐叼着根鸭脖说北京,那是他的梦想之地。

 

孙哲平点点头没说什么,但是张佳乐觉得他好像看见孙哲平笑了,虽然弧度很小。

 

有的时候张佳乐会把他在孙哲平店里看到的好玩的事情画下来丢到网上,更多的时候张佳乐会画孙哲平各种不同的表情和样子,从因为太热光着膀子到拎着刀吓走想故意找茬的顾客。

 

孙哲平说我要收你费了,张佳乐就笑嘻嘻得说我又不卖。

 

10

考上的那天张佳乐简直激动地想看孙哲平裸奔,但是他一想到要跟大孙分开又觉得说不出的惆怅。

 

结果上火车的那天他居然在火车站站台看到了那个前一天还跟他说“保重,加油”的人。

 

孙哲平走向他,然后一副带点儿土匪带点儿总裁的表情说:“孙记其实是连锁店,也不光做夜宵,总部其实在北京,在这锻炼这么久也要回去了。”

 

正好一起啊。

 

 

 

 

 

 

 

 

 

 

 

 

 

         

 一不小心参杂了很多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

好担心会不会太过理想化了,唉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文力Orz其实文力并没有好过Orz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