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全职】豆丁账号卡系列一(双花篇)


梗来自+LC斐尔+太太的一个系列的图,大只的攻君和小只的账号卡,每一张都萌的我不要不要的,上课的时候看到都在嘿嘿嘿

 所以我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傻逼你哪有什么麒麟臂

 
--------------------------------------------------------------------------

 
孙哲平现在十分确信自己在做梦,因为尽管他很熟悉这家咖啡馆的摆设,可是正常情况下他不会看见20岁刚出头的张佳乐抱着个从服装到表情怎么看都很可疑的小孩坐在他的对面,还笑着冲他说着什么。梦里条件有限他听不见声音只能看见张佳乐嘴巴在一张一合,不过张佳乐略带点手舞足蹈意味的肢体语言说明他现在心情不错。

 

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私生子,也别告诉我这是我的私生子。但是不对啊你这时候天天跟我在一起我俩都没机会搞出个小孩,当然更不可能搞出这样一个留着红色长发身背各种枪支弹药的杀马特。。。哎等等这孩子我怎么愣是看出点熟悉感了呢?

 

电光火石之间孙哲平刚想问点什么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张佳乐站了起来,还把那个小孩往他怀里塞,就当那个小孩要碰到他的那个瞬间,孙哲平听到了他的手机闹钟的声音。

 

啊,醒了,果然是个梦。

 

平躺着的孙哲平打算翻个身把闹钟给关了,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身上趴着个重物,为什么他能精确地用出趴这个动词是因为他能明确地感受到这个重物的四肢,和透过被子传进来的体温。

 

孙哲平心里的“好像热水袋啊”还没有维持几秒,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张略鼓的包子脸,一双大眼睛波光粼粼,紧接着这只小包子就说话了:“你是孙哲平还是于锋?你肯定不是张佳乐,张佳乐不长你这样!”

 

开口之前孙哲平决定先理清一下思路。

 

首先,这位身材看起来是5岁的小朋友长得恰好和昨天晚上梦里的那个小孩差不多,顺便貌似还穿着一样的衣服;其次,我确信这位朋友昨天晚上睡觉前还没趴在我身上;最后,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名字!

 

结论,这货是突然出现的,然后,

 

“你是不是百花缭乱?”

 

那孩子有点惊讶得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就骄傲地笑了:“没错啦,我就是弹药专家百花缭乱!你是孙哲平吧?我能感觉到,看见你我觉得很高兴!”说完就状似很帅地做了那个百花缭乱经常做的那个换弹夹的动作,尽管他的小短手和看起来像玩具的手枪让这个动作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那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去?接着咱们再来讨论点具体问题?”

 

然后小包子就撅着个小屁股爬到了一边。

 

孙哲平坐起身来随手套上件T恤,又在百花缭乱“啊啊啊你怎么能在我这么可爱的小孩子面前穿裤子呢羞羞羞”的抗议声中穿上了裤子,并且无视了他捂眼露指缝的行为。接着孙哲平终于开口问了早就该问的问题。

 

“好你说吧,你是从哪蹦出来的?就算是百花缭乱也不该这么小吧?”

 

小孩很快就回答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觉醒来就到你床上了,不过你还记得前段时间荣耀搞了个叫Q版全明星----当你年纪尚小的活动不?就是那个让你看看大神账号卡小时候的那个。”

 

“记得啊,系统还作了3D的小化版。。。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时候做的参数有些改动角色设定更接近儿童的百花缭乱?这么一说还确实是。”

 

“是啊,所以现在我差不多就是个小孩啦!”

 

孙哲平本着一颗送迷路孩子回家的雷锋之心问道:“要不要我联系下张佳乐然后把你送到他那去?他才是你的操纵者啊,”接着他又皱着眉头想了想,“不过张佳乐这时候应该在比赛,暂时联系不上他。”

 

“你傻啊,万一在去的路上我就回去了怎么办?好不容易来一趟当然要抓紧时间玩了,既然碰见你了那肯定是机缘啊,就待你这了!”小百花缭乱附赠了一个嘲讽的表情。

 

在翻了个白眼之后孙哲平居然觉得这小孩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对他来说百花缭乱就跟张佳乐似的,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也没有做出过这样的表情了,也许张佳乐小的时候就差不多是这样?不过哪怕就是跟20岁比起来,张佳乐也确实是稳重多了。

 

孙哲平心里还是觉得张佳乐不管怎么样都挺不错的。

 

于是他的眼神更柔和了点:“行,你想去哪玩?”

 

“我哪知道啊,这我也第一次来呢!有什么地方既有好吃的也能打枪吗?”

 

噢,好的,看来只能去游乐场了,果然是小孩子啊。

 

打定主意的孙哲平拿出条毛巾走进浴室说:“等我去洗个脸咱们就出发,你先自己玩下。”

 

浴室里刚传来水声就有人敲门,小包子百花缭乱相当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就蹦下了床伸长了手臂把门开开了,还相当友好地对站在门外的人说道:“叔叔好,我爸爸在洗脸呢,待会要带我到游乐园玩!你找他有事吗!”

 

此时,内心崩溃的楼冠宁已经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他先是颤巍巍地对自己说我不是正太控我不喜欢小孩子,然后又颤抖地问道:“既然前辈是你爸爸,你妈妈呢?”

 

百花缭乱被噎了一下,不过他这么机智的小孩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妈妈把我送过来就走了,今天是爸爸陪我玩!~”

 

还在浴室的孙哲平隐隐约约地听到点声音,于是叫道:“是不是有人找我?”

 

楼冠宁觉得自己还没有想好应该用何种表情应对这种状况于是他以很快的速度遁走了并且假装自己没有来过的样子,而小百花缭乱看着楼冠宁匆匆离去的背影表示,会恶作剧的小孩最可爱辣!

 

脸上还滴着水的孙哲平显得特别精神,他走出来之后又问了一次:“刚刚是不是有人找我?”

 

“没有啊,是我刚刚玩你手机的声音啊。”

 

孙哲平没怎么怀疑:“噢,那我们走吧,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

 

百花缭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我跟你说在荣耀里整天都吃不到什么好的,要不是药水要不就是那些系统设置的食物!一点都不专业!我想吃肉包子,有热气香香的那种!”

 

要求还真不高啊,孙哲平想着,然后把百花缭乱带出了门。

 

由于身高问题,再加上孙哲平的车又挺高的,导致百花缭乱跳了几次都没上去,当他打算尝试一下用技能跳上去的时候,他就被孙哲平一把抱起来放在了副驾驶上,孙哲平还顺便一探身帮他把安全带系好了。

 

百花缭乱这才注意到了了孙哲平右手上的绷带。

 

在孙哲平上车了以后,他问道:“你的右手是受伤了?怪不得。我当时还奇怪呢,明明我和落花配合地那么好,除了一叶知秋那个小婊砸,不过他也换了操纵者,还来跟我诉过苦,说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有点不习惯呢。”

 

孙哲平的表情没什么变化:“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习惯吗?”

 

“我这么厉害!有什么不习惯的?就是再也没能碰到能和像落花那样打配合的人了,每次看到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的时候总觉得有点遗憾吧,要是我和落花肯定比什么组合都强!”

 

百花缭乱觉得孙哲平眼睛里一闪而逝的表情应该可以被定义为难过,于是他又接着说道:“但是在霸图我觉得比在百花舒服,自从落花换人了以后,在百花一场场打得累死个人,我整天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的,所以现在情况我还比较满意啦!下次我要干翻君莫笑!狠掐他的包子脸!”

 

孙哲平想到了叶修被掐脸的奇妙场景,然后被那幅美好的画面逗笑了:“我看你的脸也挺像包子的。”

 

“哼!”

 

“待会下车以后你去找个座位,我去买吃的。”

 

“那我还要豆浆。”

 

“行。”

 

后来百花缭乱像只小鼹鼠似的把嘴塞得满满的,还发表出“啊我不想回去了让我再待五百年”的评论,不过后来又说“不行我家当都在那边呢我还是得回去”。

 

孙哲平边吸溜豆浆边再次发出了果然是个小孩子的感叹。

 

吃饱喝足的两人来到了一家在B市很有名的游乐场,由于不是节假日游乐场的人口密度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孙哲平暗自庆幸百花缭乱来得还挺巧的。

 

“所以你想玩点什么?”

 

“先打枪!打枪好玩!”

 

于是孙哲平就把百花缭乱带到了一个射击的摊位上,坐在那收费的老爷爷看着他们问道:“这么小的小孩怎么拿得住枪?是大人玩还是小孩玩?”

 

百花缭乱对老爷爷这种质疑他能力的行为感到非常的愤怒,他气鼓鼓得说:“我用我自己的枪!我可是弹药专家!”

 

孙哲平看着百花缭乱的炸毛表情觉得有点有趣,然后他转头对老爷爷说:“大爷,我们不用你的枪但是钱还是照付行不行?”

 

大爷打量了他两眼又看了身上背着各种枪械(虽然很小)的百花缭乱小朋友一眼,然后略带语重心长地说:“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儿子这么喜欢枪你也别太惯着了。”

 

孙哲平想说老子还年轻劳资还没儿子,不过眼下的情况解释明显是不明智的,于是他很是潇洒的对百花缭乱说:“去吧!”

 

然后就是一场漂亮的演出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看起来,也许拿着枪的百花缭乱才是真正的百花缭乱,也许拿着枪的小包子百花缭乱才是真正的小弹药专家。

 

说的这么文艺其实就是那位小朋友枪枪都中然后在老爷爷不敢置信的眼神中抱走了那个最大的熊。

 

不过觉得过瘾比奖品重要的百花缭乱小朋友最后很绅士地把熊送给了一个一直站在旁边眼巴巴看着的小女孩,然后拉着孙哲平的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了。

 

孙哲平问:“接下来想玩点什么?”

 

“什么都想玩!”

 

然后已经奔三的孙哲平就和带着他的临时儿子从海盗船一路玩到过山车,看什么都新鲜的百花缭乱一直兴奋地大叫然后闹着,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的长头发抽在孙哲平的脸上生疼生疼的。

 

最后终于玩累了的小百花缭乱差点就在摩天轮上睡着了。

 

孙哲平想着闹这么一天估计小朋友也走不动了,他就直接把百花缭乱抱起来然后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不过百花缭乱还在用剩余电量东张西望。

 

游乐场的夜景还是很美的,各色的灯光还有孩子们和年轻人掩不住的笑容。

 

忽然百花缭乱瞄到了一个花店,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鲜花,他觉得今天真是太棒了。

 

“孙哲平,你给我买束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你一小孩要花干什么?”

 

“我是百花缭乱啊,我还是从百花谷出来的呢,当然喜欢花了!你就给我买一束呗,这个秘密跟张佳乐有关噢!”

 

好啊我倒是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在花店包好了一束玫瑰付过钱孙哲平却没有直接递给小百花缭乱:“你先告诉我什么秘密。”

 

小豆丁看见花开心得紧,没怎么犹豫就招了:“张佳乐暗恋你好久啦,他打算得了个冠军就跟你告白,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先告白哦!”一边说还一边计划通的微笑顺便竖起了大拇指。

 

孙哲平还没来得及做出点什么反应电话就响了,他把花递给小豆丁拿着然后表面冷静实则内心极度激动地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发现是张佳乐打来的,一句“张佳乐我也看上你好久了冠军什么的在一起之后再拿”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对面传来的怒吼。

 

“孙哲平你怎么回事,楼冠宁说你儿子来找你了孩子他妈还不见了你还带他去游乐场?搞什么鬼?”

 

声音之大连百花缭乱都听见了。

 

不过这位即使身量小了敏捷不改的弹药专家迅速抱住了孙哲平的脖子,凑到手机边上说:“张佳乐爸爸,祝你和孙哲平爸爸幸福啦。”

 

【End】

 

 

 

 

 

 

 

 

怎么办,写的时候也在嘿嘿嘿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