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昊远】A talk

最近莫名其妙的超级忙啊啊啊

 

忽然就biu的一下觉得小远和昊昊这样的关系也很萌啊!

 

但是啊,虽然叫这个名字其实是个单恋的故事辣

 

还是那句话。。。如果OOC了真的非常抱歉


-----------------------------------------------------------------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邹远刚把自己房间的门关上,他一边把自己丢在了床上仰躺着一边无意识得盯着日光灯接起了电话。

 

  “喂,邹远我跟你港我真的是受不了了!N市这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唐昊的声音听起来无奈又愤怒。

 

  “唐昊?”邹远有点奇怪唐昊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怎么了?你在呼啸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是呼啸有问题,是N市的天气有问题啊!这两天天天下雨啊!但是昨天冷得穿外套今天热的想短裤啊!什么鬼地方?”

 

  原本以为唐昊受了什么挫折的邹远觉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立刻安慰道:“N市那边的天气就是这样的啊,这叫个什么来着,”邹远思考了一会儿:“梅雨季节?”

 

  “肯定是啊!我真的要发霉了!衣服洗了都干不了!而且没了你衣服天天都得自己洗!”

 

  “我没有想帮你洗衣服好吗呵呵,珍爱生命远离赌博好吗呵呵。”

 

  “哎真是没办法呢谁让你每次骰都输给我。”

 

  “我感觉我们友谊的小船马上就要翻了。”

 

  “其实,”唐昊那边顿了一下,邹远好像听到了他打开易拉罐的声音:“最近百花的状态不是很好,你压力不要太大了。”

 

  “我没事啊,真的,自从于锋来了之后真的是轻松了不少,配合问题总会解决的!”

 

  “你我还不知道吗,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没个吃屎的时候啊!”

 

  邹远知道以唐昊安慰人的水平能这样真的就不错了:“你放心我不会细嚼的。”

  

  挂上电话,原本打算睡觉的邹远忽然觉得有点坐立不安,有种莫名的漂浮感,但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开心的。

 

  每次接到唐昊的电话,或是和唐昊发信息,邹远都会觉得开心。他知道由于个性使然,唐昊不太善于和别人打交道也总是独来独往,但是他和唐昊聊天时可以连续两小时不带停,也并没有聊什么很具实质性的内容,但是你一言我一语很自然的就接下去了。有时候他们会一起分享搞笑的段子和图片,也会吐槽选手和比赛,邹远想,唐昊的这一面一定只有我知道。

 

  大概是因为唐昊的表情包很丰富吧,也许他很喜欢wuli滔滔只是不好意思说。

 

  但是邹远享受这种亲昵感,这种旁人无法介入,相互理解的亲昵感,准确的说,邹远沉溺于这样的亲昵感。

 

  有时候邹远也会觉得这种感情过于深入了,深入到了看到唐昊和他的队友在社交网络上相互吐槽会有不舒服的感觉的那种程度。邹远却对此无能为力,唐昊现在是呼啸的队长,他们的生活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失去了交集,他只能通过网络和手机与唐昊保持联系,即使这种联系并不能完全平复邹远对于唐昊离开百花的焦虑。

 

  邹远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因为他知道百花留不住唐昊,唐昊的风格和百花一直以来的路线并不相符,留下来就意味着百花长期以来以弹药专家为核心的风格就必须得完全改变。比起束手束脚,唐昊也确实更适合去到一个能让他更加发光发热的地方。

 

  这些道理邹远并不是不懂,他只是有点没办法接受,他只是不想突然从有一天开始,他不能再每天看见唐昊那张年轻而嚣张的脸,突然有一天,他不能和唐昊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翻墙一起吃夜宵,甚至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对手。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在唐昊说自己要转会去呼啸的时候,在看到唐昊眼里满是对未来的渴望和野心的时候,邹远忽然觉得有些事情应该是永远的改变了。

 

  他原本只是单纯地崇拜着张佳乐玩了弹药专家,只是想要安安心心的当个小配角跟着张佳乐和孙哲平拿个冠军,唐昊有一天会在百花发挥重要的作用时他能站在旁边,这样他就会觉得很满足了。

 

  孙哲平手伤离开,偶像伤心离开,后来连唐昊也要离开,邹远害怕百花会从此一蹶不振,邹远更伤心的是一直习惯的人和事物,就这样一个个的离开了。

 

  还真是说散就散了,有时候他会这样想,即使他知道这大概只是他主观意识上的夸大。

 

  他还记得他送唐昊去南京的那天,早晨在百花旁边的早点摊卖的鸡蛋很咸,不过那好像没有影响唐昊的心情。

 

  “小远!等我到了呼啸,我要跟林敬言挑战!我肯定是下一个第一流氓!”

  

   邹远想,我当时回答了什么呢,应该是那当然吧。

 

  唐昊这样的人,应该不太会因为离别而感到悲伤吧,毕竟他的荣耀终于要真正启航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很想质问唐昊,那我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俱乐部说要让我用百花缭乱但是那是张队的号啊我怎么可能用好呢?但是他不能问,他只能说,一起加油吧。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了。

 

  邹远一直仰躺着盯着天花板,任由自己的思绪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路乱跑。

 

  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邹远!你现在是百花的副队长了担起责任来行不行!于锋还等着和你一起重建百花核心呢!这可是偶像打下的基业你是想让让百花败在你手上吗?

 

  不行!

 

  当然不行!

 

  邹远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擅长煽动自我,大概是因为暗恋唐昊太久所以内心戏总是很丰富。

 

  唉,毕竟暗恋就是这样的活动,又矫情又能自己感动自己。

 

  邹远习惯性打开和唐昊的对话框。

 

  “啊,话说你夏休期回来吗?还是打算就留在N市了?”

 

   对方很快就回了:“当然是回K市了!这里一秒钟都不要多待!”然后紧接着又发:“要不我们去香格里拉玩吧!放飞自我!”

 

  “好啊,反正我也没去过。”

 

  “行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来定票你来洗衣服。”

 

  你瞎说什么呢,邹远想,但我很高兴,真的,能这样我就很高兴了。

 

 

 

 

 

 

 

 

 

 

 

啊啊啊啊啊我在写些什么!感觉自己尴尬癌都要犯了!说好了提高文力呢。。。为什么感觉就像小学生!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