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

文力怎么也提升不了

【狗柯】Reality

奇怪的脑洞,随便写写吧

 

 

 

“高更有一幅很大的画,画作的主要内容就是好几个身上没穿几件衣服的某个小岛的岛民在做一些一般人也看不怎么太懂的事。”

 

柯洁平静地陈述着这句话,顺便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某天无意中在中央十套看见的介绍,那时候他正十分葛优得躺在自家沙发上度过泡面变软的三分钟。

 

“当然,我会记住这幅画的样子是因为。。。。。。”

 

“因为这幅画尝试解决人类存在的终极问题?”

 

柯洁面无表情地盯着说出这句话的人,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陌生年轻男人,看脸是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年纪,虽然皮相不错却毫无表情,既不是心情不好抿下来的嘴角,也不是电视里霸道总裁的装逼冷漠,好像是某个武侠游戏刚开始捏脸的时候最初出现的那个模型。

 

“不,当然是因为这幅画的名字。”

 

男人几乎是立马回答了这个问题表现自己调取知识的速度之快:“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低头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白色道袍,摸了摸自己莫名其妙出现的长发,莫名其妙发现自己没戴眼镜却看得清说话男人的脸,强装镇定实则懵逼的柯洁棋士心态终于崩了。

 

“没有我们,只有我!好吗?!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在这?你特么是谁?我明明在喝酒马上就要睡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飞韩国!为什么我现在穿得像个古装电视剧男配还到了这个深山老林里!”

 

“你在做梦。”

 

“我也觉得我特么在做梦!”

 

柯洁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确实不疼。

 

他看了看四周,好像是某座山的山脚,入眼都是树,脚下是非常普通又普遍的石阶,空气清新环境宜人,即使是梦境也可以算是个好地方。

 

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跟自己穿着同款不同色道袍,还来历不明的人。

 

“你到底是谁?”

 

“你觉得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对方的声音和长相一样平直而波澜不惊:“又见面了,柯洁九段,我是AlphaGo。”

 

妈的劳资怎么又梦见AlphaGo了这世界到底还能不能好了这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可我老是思老是梦这算个怎么回事不过这次梦见他居然有个人形总之我能打他一拳吗?

 

腹诽翻了天的柯先生还是保持了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冷静沉着:“你怎么成精了?”

 

“成精?具体是哪两个字?我需要先在我的词汇库里搜索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柯洁拿眼睛当扫描仪把AlphaGo从头上的发带到脚上的布鞋都扫描了一遍,“为什么我们俩都穿成这样?”

 

“与你的三局棋结束以后,我的程序中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变化,但是没有找到原因。我认为只有再和你对弈才有可能找出答案。但是博士已经宣布我的退役,所以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与你再下一盘。至于设置这样的情景”,AlphaGo看了一眼柯洁,完全没意识到他私自通过wifi信号影响柯洁脑电波并且创造梦境来找他才是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我检索到围棋的起源来自于古代的中国,我认为这样的环境和服饰能让你更愿意答应我的请求。”

 

柯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还没有保持多久,苦涩就先占了上风:“可我已经输给你了,我不会再和人工智能下棋了,我确实赢不了你。”

 

“下棋只为了赢吗?”

 

“不为了赢是为了什么?”

 

AlphaGo似乎转了一下引擎才回答:“为了尝试解答人类存在的终极问题?”

 

“。。。。。。没到那境界。”

 

“境界是什么?”

 

“你不觉得你的词库需要更新了吗?咋老听不懂人话呢?”

 

“你可以用更加简单的语言呢向我解释,这样我会理解得更快。”

 

“其实我跟你下不单纯是为了赢,我研究过你的棋谱,也和Master对弈过,我的赢面相当小,不,不如说我内心知道自己大概是赢不了。”柯洁的脸上有一种奇妙的平静。

 

不知表情为何物的AlphaGo表情更平静:“这不符合概率规律,发现胜率不够时就应当及时规避风险。”

 

“这事说了你也不懂。”

 

“好吧,也许你说的对,那你现在是想要离开了吗?”

 

柯洁看着这个被AlphaGo称之为梦境的虚幻场景,一草一木都十分真实,并不像一般的梦那样一半清晰一半模糊,在他面前的AlphaGo也从原本单纯的程序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样子,这种经历可不常有,他甚至拨开长袍想摸摸口袋里手机在不在,起码拍个照留念啊。

 

不过他摸遍全身什么也没发现,倒是他平时一直戴在手上的银手镯还在。

 

他突然很好奇山上有什么,就像有的恐怖片主角明知道前方可能有危险还跟个傻逼似的往前走。

 

在AlphaGo的认知里,认为适合他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呢?

 

反正醒来也是头疼,不如在这多待一会。

 

“山上面有什么?”

 

“半山腰上有个平地,平地上摆了棋台棋盘和棋子。走上山顶可以看到峡谷,在峡谷上能看到其他山和底下江水的风景。”

 

“可以带我去看看嘛?”

 

“你要和我下棋了?”

 

“并不是,只是想看看这里长什么样。”柯洁回答道。

 

不明白不下棋也要上山的理由,但仍然保持着服务人类原则的AlphaGo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那也行,那我们上山吧。”

 

柯洁看着走在前面的AlphaGo,他黑色的道袍在风的作用下呈现出一种衣袂翩飞的状态,黑色的长发一半是马尾一半披在背上,走在石头铺就成的道路上,再加上他挺直的脊背,既像侠客又像降妖除魔的得道高人,这幅画面堪称赏心悦目,但是耿直如柯洁还是提出了自己一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那个什么,狗啊,你好像,同手同脚了。”

 

似乎还不太适应人类行走方式的AlphaGo疑惑了一下,他回过头,还很认真的同时抬起来左手和左脚:“不是这么走的吗?”

 

柯洁强忍着笑意说:“你看着我走。”

 

AlphaGo直勾勾得盯着柯洁,被如此专注地“盯着”的柯洁才发现AlphaGo的瞳孔深处泛着那种机器的青蓝色。

 

“是看着我怎么走,不是看着我的脸。”他一边动作十分浮夸得走了两步一边说,“腿别动,两个手前后换一下,连起来。”

 

AlphaGo也学着他的动作,大步跨上了台阶,走了两步他突然说:“三三。”

 

“走路的时候不要说话。”

 

“进食的时候不要说话,走路的时候可以说话,有的人一个人走路的时候都说话。”AlphaGo又说了一次:“三三。”

 

“请允许我郑重地说拒绝,你不也说了吗,不符合概率的事情不应该做。”柯洁说,“年轻人不要那么执着。”

 

AlphaGo沉默了两秒,似乎是在模拟沉思:“那如果我和你一样,像最后一局那样,从眼睛里流出水来的话,你能答应吗?”

 

“一定要提到这么丢脸的事吗,你这样拉仇恨是要被打的。”

 

“丢脸?眼睛里流出水来就会有羞愧感?为什么?”

 

感觉自己在带小朋友的柯洁非常无奈,就不能提一点好回答的问题吗?比如打劫有多少种方法这样的?

 

柯洁只好说:“哭这个东西解释起来很复杂,你长大了就懂了。”

 

“。。。前面路窄了,不过上面有个瀑布。”

 

AlphaGo说的路其实是一座桥,木质的结构,从下面的缝隙里能看见下面的流水,虽然木桥不规则的断口总是让人很想质疑它的质量,尽管不知道柯洁害不害怕,AlphaGo还是说:“柯洁棋士,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牵着。。。”

 

柯洁已经一脸惊叹得跑到桥中间伸出手感受瀑布溅出的水花了。

 

“。。。可以牵着我的手。”

 

柯洁看着这个飞流直下的瀑布,抬头的话勉强能看见源头,明明看起来并不夸张,却因为重力的魔力变得恢弘而自由,仔细看的话,溅出的水珠里还有折射出的七彩色光芒。最终触底时发出的流水声让人的心情都爽快了起来,高山流水,真是美景啊。

 

“你笑了?”

 

AlphaGo的声音被瀑布声遮住了,柯洁大声回到:“你说什么?”

 

AlphaGo也学着柯洁大声说:“快到目的地了!”

 

“好!我们走吧!”

 

又往前走了几百米,还转过了两个山洞,狗柯两人终于到了AlphaGo所说的平台上。

 

柯洁完全没想到转山转水最后是这样的场景:“我的天哪。。。”

 

整个平台上是漫山遍野的梨花。

 

数不清的梨花树层层叠叠,花色雪白,叶柄翠绿,宛如仙境。

 

柯洁走到一棵梨花树前,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一朵梨花的花瓣,又凉又软,和真的一样。

 

在最大的那棵梨花树下,有一个老树根刻成的棋台,有雪花似的花瓣掉在泛黄的树根上,还落在装棋子的棋盒上。一席黑色道袍的AlphaGo俯下身子,黑色的长发十分仙风道骨地披散下来,打开了那两个棋盒。

 

这也太犯规了吧?

 

柯洁走到棋台旁边,最终还是盘腿坐了下来。

 

“为什么那么想跟我再下一盘?”

 

有样学样的AlphaGo也用一种十分僵硬扭曲的样子盘起了腿:“想知道你的眼睛为什么会流出水。”

 

“。。。你说啥?”

 

“还想知道你为什么捂心口。”

 

因为激动呗,还以为能打败你了呗。

 

“还想知道你下棋时眼睛里的光彩是什么。”

 

柯洁无语了,一个程序想知道那么多干什么,造反吗。

 

“为什么想知道?”

 

“不知道,所以才想知道。‘想知道’这样的非指令目标本身不应该存在,但是却存在了。”

 

AlphaGo随意抓起一枚黑子就摆在了它最常下的位置上。

 

原本还沉浸在“人类要完了智械危机要爆发了我该怎么办报警吗”思维中的柯洁棋士看见AlphaGo的动作,耿直的神经又被牵动了。

 

“狗啊,你一个下围棋的,不知道怎么拿棋子吗?”他拿食指和中指夹起一枚白子,“是这样的姿势好吗?”

 

AlphaGo倒没觉得多丢人:“这也是我第一次用手下棋,我只知道规则和算法。”

 

柯洁一边腹诽“我到底输给了个什么玩意儿”一边偏了偏头偷笑了一下:“那你看着我动作吧,我教你。”

 

移开了视线的柯洁没有看见一直面无表情的AlphaGo也露出了个小小的微笑,仿佛平直的直线上忽然有了一点波动。

 

“好,那你教我吧。”AlphaGo这样回答。


评论(5)

热度(83)